网站名称  周六综合频道
周六综合频道

                                                                      
把还未睡醒的相思花
插到一对对门环里
一切故事的开始
都漫溢着芬芳和新奇
这里的夏天很宁静
大家微笑着
谛听光阴流过的细声
与你相遇的一个夏天
我用一生的冬天去珍藏
 
【白天一】
    六月,散碎的树影开始在光线中婆娑。那是我在超市做暑假工的第三天,我站在门口迎来送往,偶尔帮送货的工人掀开门帘,或者搬些东西。那天我搬完东西站回门口,便看见一个女生带着抹布和一盆水,开始认真地擦玻璃门。
    午后的太阳俯视着夏日里这个通透纯粹的世界,超市门前的空地上一片干燥的光亮,浮动着让人不安的气息,而她恰好站在那片光亮的边缘,恍若一朵梦里花,盛开在谁六月间琥珀色的梦里。看到她擦过了门,正倚在门边休息,我便递给她一瓶冰水,“你好,我叫白天一”。
【孟惜云】
    高中的最后一个暑假开始了。
    彼时我正以一名新来的暑假工的身份,十分卖力地在擦着超市的两扇玻璃门。当我终于擦完时,眼前递过来一瓶水,水还在透明的瓶中荡漾,仿若跌宕起伏的呼吸。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指恰到好处地握住瓶身,指尖还留着瓶身上的水珠,清凉而又温润。抬起头,正对上一双浅亮的眼眸,仿佛一眼便可望到他的心底。简单的自我先容,一如他衬衫与牛仔裤的简单搭配。我嘴角牵起一个弧度,“孟惜云。”我也这样先容自己。蝉歌从看不见的高处传来,和着穿过高树迤逦而来的阳光,清脆而又辽远。
 
【白天一】
    在我心底一直深藏着一个名叫司月的女孩子,她的一颦一蹙,都会让我诚惶诚恐,一阵没由来的紧张。她又像一朵盛开在星球上的花,当我在夜空里只是远远观望时,便会觉得所有的星星都在开着花朵。
    惜云,还记得那天大家一起下班,路过宠物店时,想起司月的生日快到了,我便和你一起去为她挑宠物。而你在进宠物店后,竟欢喜地看着小狗们蹦来蹦去,不时给它们喂食,逗弄它们,甚至还抱在怀里,用鼻尖亲密地贴着它们的小鼻子。傍晚的阳光斜穿过尘埃,映得你齐整的刘海下眸光潋滟,荡漾着纯真率性的涟漪,有那么一刻,我的某根心弦被轻轻拨动了,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孟惜云】
    天一,我帮你挑了一只纯白色的小狗,它刚刚满月,眼睛才睁开不久,鼻子还是粉嫩的红,连叫声都是奶声奶气的。我抱着它时,它软软的小爪子划过我的掌心,带来一种让人幸福的疼痛感。那个名叫司月的女生,虽然还不认识她,但我猜她会喜欢它,这个你送她的礼物。
    而你只是背对着阳光,沉默地站在那里,也许在想怎样把这只小狗送给她,或者送给她的时候你要说些什么。那个女孩子,定是在你心里有着无可比拟的位置,才让你这般用心呵护。而我,什么时候会在一个人心中,也占有一个让人如履薄冰的位置呢?
 
【白天一】
    那天下班,看天色还早着,我便带你去公园看睡莲。睡莲已经开好了,仿若淡扫蛾眉的女子,神情淡漠地浮在小小的水池中,通体的洁白在逐渐黯淡的光线中愈发纯粹。晚风荡漾而来,丛丛睡莲轻轻舞动花叶,妩媚中不失纯真。恍惚间,我似乎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可惜,她们就快要睡了。”你喃喃道,“睡莲白天盛放,到了夜里就会把花瓣卷起来,所以她们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子午莲。每朵花开过四五天后,就会枯萎。”看着你那孩子一样委屈又难过的模样,我不禁笑出声来,屈起食指在你鼻子上刮了一下,“看你,睡莲来年还会开的。”
【孟惜云】
    我原本黯淡的心情,在听到你的话之后蓦地明媚起来。“真的吗?”我惊喜地看向你,你轻笑,捉起我的手,拉着我向水岸边走去。
    “这些睡莲我都认识,还是去年的模样。这朵是同桌,这朵是老朋友,这朵叫白天一,那朵离‘白天一’最近的……”你迟疑了一下,“最近的那朵叫做司月。离岸边最近的这朵,是新开的,今天你来了,就为她起名叫惜云吧。”我被逗笑了,心下一动,抬头看你高高瘦瘦的身影斜嵌进夜空里,星星在你头顶明灭,仿佛我伸手就能触及。像极了那个旅行的小王子,我想,真实而又明净,亦没有他的哀伤,多好。
 
【白天一】
    七月,司月的生日到了,惜云,我带着你一起去为她庆生。那天司月穿了一件粉色的连衣裙,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荷花一般亭亭玉立在那里,高傲而又精致。在她吹蜡烛许愿之前,我终于鼓足勇气为她送去了我练习了好久的祝福,然后把大家一起买的小狗抱来送给她。
    还记得当时,房间里鹅黄色的灯光无声流落到她的眼角,发梢,裙边,还有她怀里的白色团绒身上。她静默在那一处,宛若绿水浅泥中的荷,盛放无言,盈盈满塘池水。那一刻仿佛宇宙洪荒,时间静止,我心爱的女孩笑容灿烂,说自己无比幸福。然后踮起脚尖,轻轻地给了我一个拥抱。
【孟惜云】
    聚会结束后,司月的朋友们都亲昵地拉着她合影留念,剩下我一个人,因为彼此不相熟悉,只得疲惫地倚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出神。这时,你依旧带着一身的慵懒向我走来,说要和我一起留影。快门按下的一刹那,高出我一头的少年一只手自然地搭在我的肩上,面上是浅淡而又自然的微笑。
    终于散场了,与司月告过别之后,大家也跟在人群后,沉默地走着。月亮藏在云里,我伸出双手,却捧不到月光。低下头,连大家并肩而行的影子都没了轮廓。我只得去回想刚才的照片,为什么房间里分明开着彩灯,我却看到了明朗的日光。
 
【白天一】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一直追寻的,总是找不到。司月,当我第一次看到她时,她正在满脸幸福憧憬地说,她梦想中的小爱情,是极度眩晕里的一点点针刺,亦是白开水里的一勺安宁。而我,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便再也没能忘记那清浅的容颜。
    惜云,司月生日那天一起回去时,大家一路无话。你知道吗?我的脑海里一直回放着她拥抱我的瞬间。她用自己柔软的手臂环住我,轻拍着我颤栗着的脊背,然后附在我耳畔,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告诉我说,其实你喜欢的,只是被距离美化的我。看得出惜云喜欢你,你也是吧。
【孟惜云】
    天一,那天晚上,我的手一直藏在口袋里,紧握着手机,里面有一条从未发出的短信。那是村上春树的一首诗:
  如果我爱你,而你正巧也爱我。
  你头发乱了时,我会笑笑替你拨一拨,然后,手还留恋的在你发上多待几秒。
  但是,如果我爱你,而你不巧不爱我。
  你头发乱了时,我只会轻轻地告诉你,你头发乱了。
    我一直紧握着手机,以至于最后自己都怀疑,那条短信已经被发到你的手里,而你还未来得及看,又或者,它从未存在过。
    我想起了《倾城之恋》里的流苏,她的泪眼中月亮大而模糊,银色的,有着绿的光棱。一切只因为柳原打给她的电话,在梦境里有着一种真实的温柔。
 
【白天一】
    日子就这样细细流过。我依旧在超市门前,迎来送往,搬运货物。偶尔闲暇时,抬起头看超市门前的大树,甚至还会偷偷离开岗位,专程奔到树下,仰望那一树的繁华。树木间隙里碎汞一样的阳光,星星点点散落到地上。风把遍地的落叶和花瓣吹得四处滚动,仿佛喑哑地响着无数的小铃铛。
    只是还会想起那个宛在水中央的女孩,那个拥抱是大家之间的唯一交集。大概越是遥远,才越是会珍惜吧。正如八分钟的温暖,也许我与司月初见时的太阳早已熄灭了光芒,只有我一直未曾察觉出它的虚幻。而现在转身回望,只剩下温柔的语言描摹着曾经心中的汹涌。但是暖色的眼瞳注视过往,却还不肯放手。
【孟惜云】
    没有什么发生,也没有发生什么。我依旧在超市里忙碌地整理货物,打印标签,偶尔抬起头,想让目光穿越重重的货架,看看你所说的一树繁华。只是无奈距离拉粗了光线,树影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每一次都徒劳而无功。
    那条短信,终究是没有发出,你也什么都没有说,一切如旧。我骗自己说那天因紧张而出汗的掌心,只是错觉一场。那不知什么时候满溢而出的想念,想念一个人,想念他清浅温凉的微笑,微微湿润的掌心,还有他眼中的一树繁华,在天空藏下温情或者悲伤,然后飞鸟悄无声息地划过,还是留下了痕迹。
 
【白天一】
    八月,我的mg娱乐场4355手机版开学了,我要走了,惜云。当我告诉你这个消息时,你又一次抬起头,诧异地看着我,像极了当初不相信睡莲会重开一般。而我一直努力隐藏着的哀伤情绪,在这一刻终于也不再是秘密。
    明年夏天,你还会来这里打工吗?你低下头,沉默了良久,终于问我。
    我没有回答,假装淡定地静默,内心却是一片慌乱。我以为我只是单纯地眷恋这段灿烂的暑假工时光,却在听到你的问题时,有一丝下意识地逃避。那一刻,我又想起了司月那天的耳语,却还是在固执地留恋着那盈盈满池的睡莲,想念着那朵离‘白天一’最近的,名叫‘司月’的睡莲,而对于那朵刚刚盛放的‘惜云’,竟狠心地忘记了不舍。
【孟惜云】
    有人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我曾多么羡慕又心疼这种小小的生物。后来,我又是多么希翼自己只是你身旁的一尾小丑鱼,在一方小小的世界里,守护着一个说不出口的秘密。隔着透明的玻璃,吐出你听不见的叹息。
    我以为在这样的青春里,我可以一直沉默下去,让时间的河静静流淌,等到一个自然而然的机会,大家挥手再见。再见,想见却再也看不见……
    然而你却现在就要走了,我还未来得及偷来足够多的记忆。而你简单的一句话,竟足以让大家之间迢遥的光年落满尘埃。我只得低下头,在浸着桂花香味的风里紧一紧衣裙,护住我那忍不住难过的心,不让风来偷听。
 
【白天一】
    火车呼啸而来,划过我不堪告别的耳膜,呼啸在这个光影重叠的世界。我坐在车厢里,懒懒地倚在窗边,看着小窗外的风景一点点后退,淡出我的视线,心里涌出一种莫名的难过与不舍。
    我要去一个全然陌生的城市了,那里没有大家熙熙攘攘的长街,小小却很拥挤的超市,没有大家一起取过名字的睡莲,没有大家买过小狗的宠物店……那个城市竟然什么都没有。而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我从前一直心心念念的,原来真的都是不存在的。而我放不下的,惜云,都在这座城市里,都在你这里。那个没有你的城市,我还未到那里,便已经成为一座空城。
【孟惜云】
    天一,你上学去了,只丢下我自己,竟忽然觉得超市冷清了许多。我也快要开学了,只是为着心中始终未及言说的一份情感,倔强地继续一个人坚持下去,似乎这样还可以等到什么,然后藏匿到时光里。
    后来我每次下班都是在黄昏,所以你走之后,我每天都站在你遥望的那棵树下,却总看不到你说的星星点点的明媚阳光。我只好仰起头,数天上的流云。我看着它们落落经过树梢,轻摇着已然稀薄的日光,心竟然也跟着斑驳起来,而后碎落,仿佛洁白温凉的石子,向着季节的湖底坠去。
 
【白天一】
    九月,惜云,你的mg娱乐场4355手机版,也该开学了吧。
    那些睡莲,已经入眠了吧。还记得当时在水岸边,你看向我的眼眸温如琥珀,仿佛已然封存着那个夏日的傍晚。我又想起那些阳光灼热的日子,你擦玻璃时的专注,你扶着老奶奶上楼梯的细心,你生气时故意踩我脚的刁蛮,你看到路边的小狗时,执意要偷拍几张照片的娇俏……有关这个夏天的一幕一幕,总像是一场奇异的幻觉,在树的顶端,随着光影的浮动,流转变换。
    惜云,你会在长长的旅程之后,回想起这段夏天的时光吗?你还会在浮着睡莲的水边,捡拾起一朵朵明灭的光阴吗?
【孟惜云】
    九月,睡莲早已经将自己卷入渐远的夏季,如同小松鼠蜷在洞穴里一般,围着久久不散的温暖,缓慢而冗长地睡去。夏日的光影早已从天空匆匆散尽,多少惆怅盛开在这样的季节里,把我搁浅在心间的思念,吹散在路过的风中,任由打听。
    天一,当你乘坐的火车驶离大家的城市时,纵然时光纯净,大家之间的距离也已随着那声长鸣,一起渐行渐远了。青春里,有一种温暖,似曾相识,却只盛开在八分钟前。当天空裂出曲折的纹路,时光的灰影在墙上一寸寸拉长,这也许是一个应该深沉的时刻,在这夏末,在这大家应该去回首,去温柔,再转身的季节。
 
【白天一】
    一个人的日子,总是很漫长。回想那段锁在琥珀里的夏日光阴,我曾一心追逐,想和一个人一起,想给她我的全部世界,却总是为此而忽略了身旁的风景。
    惜云,明明睡莲已经谢了,可是我却总是梦见夏天又远远地来了,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一米日光,十里白影,像是映在深海里的容颜,亦真亦幻,绘就了满目繁华。惜云,如今你在遥远的千里之外……还好吗?大家还会再见吗?多想告诉你,我有多难过,悔恨自己当时没有勇气牵紧你的手,给你爱的温度。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在时光中奔跑的大家,总是选择任性地错过。只是如今连这夏天也宁静得疲倦了,那些在懵懂间错过的人,也不会再回来了吧。
【孟惜云】
    后来的后来,大家没有在一起。但是在这场单枪匹马的青春里,庆幸,你我陪伴彼此一起成长。
    大家总是在最不懂爱情的年纪里,遇见最纯真唯美的爱情,却往往因为忐忑或者矜持,一次次欲言又止,功败垂成。可是一个人究竟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大家从来都找不到答案。却总是要等到后来才会明白,那些有着轻愁浅恨的年少时光,正如朝花夕拾一般,只能拾得一手枯萎。流年偷换,徒留一声轻叹,岁月无法伸出一只手,替你抓住过往的云朵。而大家曾经一起走过的宁静夏天,也已如睡莲一般,哀而不伤地沉睡着,等待来年又来年的一晴夏深。                                                       ——周六综合频道《驿路心情》栏目实习编辑 贾涵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