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阳关 (来自《横迹文明》栏目)
发布时间: 2012-11-08 浏览次数: 342

    中华文明,博大精深。几千年的文明强音,高亢如黄钟大吕,激越如万马奔腾,当此时,人类精神之大厦摇摇欲坠,一切必然会行走在消逝中。此去经年,望断天涯路,此行阳关古道“思无邪”,也只为当世间沧海已化桑田,依然能够坦然面对心灵,豁达行走……今天的横迹文明让大家跟随编辑单月皓,一别阳关,感怀历史和生命。

 

    总叹岁月虚华,浮生若梦,渴望一种真实纯粹的生命,竟也不看长江黄河,惟愿在长河落日中拥抱大漠,感受那份饱经岁月风化后的原始与粗粝,那段自然与历史共同书写的传奇。
    阳关地处西北边塞,位于敦煌市西南,公元前121年汉武帝为抵御匈奴入侵始设关,历史上曾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关口,至宋代随丝路衰落。千年时光荏苒,现如今的阳关只存坟堆孤立,岩石裸现,可这又何尝不是生动忠实的历史,饱满而沧厚的生命。和平年代里,阳关也曾像那罗布泊的水静谧安详,繁荣昌盛,动荡年代里,阳关也曾如漫卷的狂沙,面目狰狞,战火纷飞。但最终阳关还是没能抵过无情的岁月的打击,像无数大漠文明那样走向衰亡,历史的苦难,深重无比。
    人生亦然,恰看这千年来阳关古道上川流不息的商人、使节和谪臣。在再不可追觅的无声岁月中,他们走远了,可承载着历史的短戟残剑,却在浩瀚翻涌的沙海中,承续着前世流离的宿命。站在关口眺望,那一块块青铜残片何尝不是为将士熔铸的英魂,那空旷寂寥的大漠里又何尝没有和亲女子离乡的泪水,更有中原慈母的白发,江南春闺的遥望,湖湘稚儿的夜哭,故乡柳荫下的诀别……一切都随着一阵阵烟尘,一声声胡笳羌笛飘远散去,碎了冷月边关。人生短暂,更何况凄苦绵长,这总让人怀疑历史,质疑生命。
    然而生命依然有意义可循,若无别离又岂知相爱深重,若无永诀,又何来胡马依北风,狐死必首丘。栉风沐雨是每个生命体必经的历程,漂泊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宿命,最终大家都会从沧桑的岁月中收获。历史亦有生命力,不然为何庞贝古城,楼兰古国随风消弭千年后,他们的故事依旧鲜活?不然为何当帝国荣耀俱散,圆明园、古罗马斗兽场前仍有无数人瞻仰驻足?历史生命力就在于当万物逝去,大家依然可以在满目的苍夷中抓住希翼,探求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历史是无情的,可若无牺牲又岂来进步,若今天不行走在消逝中,又何以迎来明天……
    行走阳关道,看黄河。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黄河繁衍了华夏文明,形成了中原大地最深厚的积淀。可今日之中原大地,匆忙行走间已遗失了几多美好,遥望破碎山河,心慨然:原来信仰坍塌之害更甚于战火硝烟。于是大家不禁又追忆起那个高举“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伟大抱负的社会,那个尊崇“仁、义、礼、智、信”的时代,大家开始反思:今天是历史的进步还是倒退?
    不论如何,历史都在行走,我也在行走,个体力量实难颠覆社会之乾坤,唯有改变自己。此别阳关,心不再迷茫,生命当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只有守得住内心的一份真善美,才能在这信仰坍塌的年代走得更远。恰像这孤冷萧瑟的阳关,当周遭翻天巨变,它却仍能在遥远的边境之地,恪守一方最真切的历史,一股最原始高昂的生命气息,走向永恒。

——周四文学频道《横迹文明》栏目编辑 单月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