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谢香消,憔悴损(来自《声音影志》栏目)
发布时间: 2012-11-13 浏览次数: 161

立冬之后,就算是正式进入了冬季,可今年的冬天似乎来的早了一点,不说东北地区在十月就已经飘起了雪花,就连北京,河北这样的省份也趋之若鹜,用白色棉绒点缀荒芜的土地。有些某某向往冬季,文艺的说因为他们喜欢冬季的静谧,同时也有一部分人,要刻意逃离冬季,因为他们不得不让起床靠毅力,洗澡靠勇气。
    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化,影视界总少不了新影片的诞生,这是当今人们娱乐生活一种必不可少的需要,也是社会商业化大潮的一种必然趋势。纵观国内影视界,影片,电视不断推陈出新,让观众应接不暇,但却犹如初冬的的雪花,一接地气就立即融化,犹如过眼云烟。批判也好,嘲讽也罢,国产影片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所以才能一直翻炒着这锅糊了的大杂烩,而乐此不疲。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贾平凹写出了《废都》,陈忠实也推出了自己唯一的一部长篇小说《白鹿原》,这两部略带争议的小说虽已过去了那么久,还是没有被人忘记,尤其是小说《白鹿原》,更是一直留在一些著名的国内导演心中,成了一个心结,一块心病。若你问,这些导演都是何许人也,那首推的应该就是第五代导演老谋子了,这位最擅长把小说改编成影片的导演然不得不提。拍摄莫言的《红高粱》,使之成为了影视经典,改拍余华的《活着》,让大家亲眼目睹了中国的历史变革,这就是张艺谋的魅力。所以老谋子才一直在策划着《白鹿原》的拍摄,但由于各种原因,这项任务被一再推迟,一直搁置。
    最后,《白鹿原》的拍摄任务落到了王全安的肩膀上,这对于第六代导演王全安来说既是考验,又是巨大的挑战。影片发布会上的信誓旦旦,终究抵不过影片上映后观众的烂评如潮,王全安的笑容也不再那么灿烂,因为他没有超越前辈的功绩,反而被影众批的狗血喷头。本来翻拍《白鹿原》时,原著编辑陈忠实就不太情愿,这回可好,一书成名的陈忠实恐怕要愁眉苦脸一阵子了。
影片《白鹿原》换个角度讲,就是一部田小娥的史诗巨作,从头到尾都是在围绕她一个人在叙述情节,用当前比较热门的知音体来说,就是《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的故事》,或者就是一部恩怨情仇的江湖武侠片,也许这样的命名更能够吸引观众的眼球。影片的开头是一段反映家族戏的通用桥段,中间则是爱恨情仇的纠结故事,最后来了一个哈姆雷特式的悲剧结尾,这完全是对原作的亵渎,也是对于影视界先驱的一次大不敬。
    纵观整部影片,看似完整,实则是把完整的故事情节拆的七零八落,那种本该有的宏伟气势,高大山陵统统被家庭的恩怨纠葛所取代,留给观众只是一点零星的所谓精华。看似热闹的影片背后却隐藏着导演的茫然无知,以及面对白鹿史话的不知所措,想要模仿《红高粱》的那段大片高粱迎风摆动,夕阳映余晖的镜头,于是就来了一段自以为很是经典的镜头,大片的小麦地在镜头的拉伸中慢慢摇移,远处天空的那抹余晖不知道是朝阳还是夕日。这就是影片最大的败笔,完全就是画鸡不成反类犬,本来好的想法,却被刻化的不伦不类。
    国产影片总是习惯于拿欲望的噱头来抢尽一部戏的风头,这部《白鹿原》也不例外,但是在当今广电总局严格的审片制度下,想要看到《色戒》当中那样的激情戏实属不易,所以这种拿欲望来炒作的方法不免显得俗套,但对于影片《白鹿原》来说也是不得不用的。段奕宏的美臀在哪里尽请期待,麦秸垛的野战有多纷飞片中揭晓,影片的宣传海报更是添足了这种欲望的气氛。但当观众看了影片之后,不免抱怨,说好的欲望呢,那几段镜头怎么能称得上是最招徕眼球的伎俩,无外乎是隔靴挠痒的做作,没有一点矫情,只是开门见山的情色学问,赤裸裸的自然欲求而已。
   《白鹿原》华丽的失败了,留给大家太多的遗憾,太多的抱怨,一切只是时候未到。但遗憾之余,大家要确信这次失败意味着真正的影片《白鹿原》的诞生,这次王全安的大胆尝试必将为后继之人开辟了道路,提供了反面与正面教材的案例,那就让大家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吧。
     相比于影片《白鹿原》,张林山的影片处女作《铜雀台》更是惹得众人非议,人们不明白一个活生生的曹操为什么就被囚禁于牢笼,整天想着如何保卫汉室,如何稳固汉献帝的统治。回顾影片《赤壁》,那是一个何等有野心的曹操,能喊出“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让天下人负我”这样霸气又残忍的话语,纵览影片《关云长》,虽说是在讲述关羽的过五关斩六将,但这里面的曹操也是一个乱世的奸雄,治世的能臣。
    再看看这部《铜雀台》,完全颠覆了大家的印象中的曹操,什么“我信任你,丕儿”,这完全就是在用导演的思维去描写曹操,在强迫曹操从一个青楼艺妓变身为一个大家闺秀。或许张林山初来乍到,有一股敢于挑战和突破禁锢的雄心热血,但他是否明白,做事之前一定要有深思熟虑,要听听观众的意见。真正地曹操该是怎样的一个人,当然不是唯唯诺诺,而是“孤能走到今天,就是从来不相信任何人”,而是铲除一切势力,唯我独尊。
    幸亏周润发的演技不可小觑,能适合各种角色的出演,要不然,他就不可能从《关云长》中姜文饰演的曹操中脱骨出来,也不太可能从《赤壁》中张丰毅饰演的曹孟德转变过来,是周润发的挽救才使得《铜雀台》少挨了一顿痛批。但刘亦菲饰演的到底在充当着什么角色,一身火红的纱衣看似华丽,其实就是影片空洞的最好掩饰。剧情的需要,才安排了这样一个原创人物,大家不得不钦佩导演的绝佳想象,但这样一个可有可无的影子,难道就是在为了弥补不时之需才安排的,如果是这样,不如早先把剧情安排合理,免得在故事叙述中干了锅,又缺了水。
    不如照着评析《白鹿原》的思路,说一下这部《铜雀台》,这部影片的开头有没有感觉就是活生生的古装版《赤裸特工》,只不过吴彦祖换成了周润发,李美琪换成了刘亦非,孤岛换成了古墓,而到了故事叙述的高潮,却又成了一部盗版的《英雄》,华丽的打斗,血喷的镜头,天罗地网的老桥段,故事的最后更是让人不可思议,原来曹操并不是奸雄,是一位一心保卫汉室的忠臣,而建造铜雀台的原因,也不是为了筹划已久的篡权夺位阴谋,只是为了观察西部的刘备,南部的孙权,做好捍卫汉献帝统治的后备力量,多么崇高,何等伟大。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前段的热播影片《鸿门宴》,如若把这两部影片做下对比,可以发现,有那么多的相同之处,而最大的亮点就是颠覆了人们认定已久的概念。只不过是时空背景一换,就来了个奇特的穿越,到最后还是赤裸裸的暴力美学。
   

——周二时尚频道声音影志栏目编辑 王卫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