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的城 (来自《风中低语》栏目)
发布时间: 2012-11-15 浏览次数: 59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珍惜那些错过的、浪费的时光。”
    “但是,你,只有一次机会……”
    这是我心底的一组对话,很真实,也很悲伤。
    人们似乎总是这样感叹,在悔恨之中感伤,在失去之时才懂得珍惜。或许是因为有些东西习以为常,便认为它本来就理所应当,丝毫发现不了它有多珍贵,但当没有了,消失了,才痛心疾首,泪如泉涌,可惜再也抓不住,也无能力追溯时光、改变现实。
    这,就是生活吧!
    下面,让大家跟随编辑郝冰冰,一起走进今天的风中低语——遗忘的城。

遗忘的城 

    我在一座小城里行走了二十年,似乎很长,但这一刻我却觉得很短。以前总盼望着去北京、上海那样的大城市,一睹它们的繁华热闹,不希翼自己一辈子都被围困在这么小、这么狭窄的围墙里,向往外面世界的流光溢彩,憧憬崭新的亮丽都市。甚至有时候,幻想着自己可以环游世界,走到遥远的国度,飘过海洋,越过高山,丝毫没有留恋过这个熟悉的城。然而,现在我想要用尽全力放大瞳孔,把眼前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印刻在心底,将它们拍摄下来永远留存在我的脑海中。
    从来没有想过这里有一天不再是我的家,不再是我的归属地。
    当我得知三到五年之内这里会被拆毁时,我彻底傻了,大脑一片空白,心中发出一连串的疑问:“三年?五年?怎么可能?我以为这里会是我一辈子的家……离开这个熟悉的地方,这个到处隐藏着童年纯真幼稚影子的环境,这个充满欢乐、温暖的家,迁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会开阔,那里会比现在温馨吗?”
    我一个人站在田埂边沿,俯瞰拥挤但整齐的玉米秸秆,聆听它们拔节的清脆旋律,感触生命的气息,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亲密的目视过它们苍翠挺拔的风姿了。梢头的玉米穗子已经冒出脑袋,胖胖的玉米棒也裹着薄薄的外衣吹起风、开始吮吸阳光。田边的小树林已经草木葱茏,枝繁叶茂,杨树的枝干更加粗壮,翠绿的叶子依旧如往昔般密密麻麻的,它们肩并着肩、手拉着手。这个夏天知了还是偷偷藏在枝桠上,发出响亮聒噪的鸣叫声,遮掩了凉风吹拂叶子“沙沙”的乐曲。偶尔还会看到孩童时代曾捕捉的蜻蜓飞过,轻轻落在路边的荆棘上,只是现在的城和十年前已经不同了。
    这座被我遗忘的城,刹那间,将我拉回了曾经,视线里只够留存它美丽的模样,许多难忘的记忆也翻涌而出,但心底却被悲伤淹没。时间悄无声息地在城中穿梭而过,一年又一年,忽然之间,回首才发现,原来我长大了,我变了,小城也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有的还在,有的却永远消失,有的变得更好,有的却被毁坏得面目全非……楼房越来越多、越来越高,街巷也已经铺成水泥路,下雨天再也不会有坑坑洼洼的泥潭,再也不用担心漂亮的鞋子被弄脏。可是门前一排排高大挺拔的杨树、槐树却再不可寻找,以前金黄的麦垛,广阔的麦场也只能被载入历史。那条离家不远的河流在岁月的嬗变中,被浊物侵害得伤痕累累,蝌蚪、鱼苗便无奈悲伤地走向生命的终结点,自然再不会听到小孩儿清亮的嬉笑声,即使大人们也只是路过而已,因为它被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玷污了,再不能是孩子们夏天时的秘密基地。
    生活可能越来越好了,但是却似乎越来越不快乐,或许因为成长的烦恼,或许是那些丢失的美好再也不可能复寻,即使放空心灵去追逐,一些遗失的美好,终究是化作了离线的风筝,随风飘离。
    眼前的一亩亩田地,一排排绿树,虽然依旧可以带给我清新的空气,却在一天天缩小。曾经千千万万个日夜,我好像都没有认真铭记这座美丽的小城,忽略了它有怡人的空气、生机勃勃的植物,将那些简约美遗忘在了流光中。现在的它,星空依旧闪烁迷人,夜晚依旧宁静恬淡,当人们都沉浸在梦乡中时还会有蛐蛐儿演奏乐曲……
    原来,我一直这么幸运,可以生活在这座宁静怡然的小城,尽管它被遗忘却仍旧美丽的城。可能我要离开,它不再属于我,流逝的光阴我也无法弥补,但在现有的分分秒秒,我会认真记住它的所有美丽,用我喜欢的方式肆意地欣赏它——这座被遗忘的城。我站在房顶,吹着凉爽或者暖暖的风,嗅闻生命的气息,遥看下面绿油油的辽阔田地,一棵棵苍翠大树,还有连绵起伏的巍峨嵩山,天边游荡的白云,日落时染尽天际的红色霞光,夜晚时分的皎洁月光、璀璨星空……

——周四文学频道《风中低语》栏目编辑 郝冰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