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无痕,情深暖暖 (来自《风中低语》栏目)
发布时间: 2012-10-18 浏览次数: 116

       一场雨,湿润了时光的衣襟,又碎落繁花的容颜,记忆的藤蔓却一直沿着

花间的碎香延展,感怀、思念,我只想静坐于月下慢慢拥抱那些潜藏的美好,

遗忘所有悲伤。下面,让大家跟随编辑郝冰冰,一起走进今天的风中低语,感

触花间的温暖幸福,留恋于那《花落无痕,情深暖暖》的美好。

花落无痕,情深暖暖

一场又一场的花开花谢,似乎时间也在这场华美的筵席中苍老了许多,只

是花落可以无痕,俗尘凡人脸上的皱纹却越来越明显。已经不再年轻的容颜,

在数十年的风霜中,留下数不尽的故事,且每一个故事都被爱的浓云笼罩,让

那份暖暖的深情回荡在刻满沧桑的小院儿,只要想起,幸福的碎香便弥散不

止……

外祖母的家已经有些年岁了,前院的几间屋舍构造是现在很少见到的,三

十年前的黄土灰砖修葺的墙,还有那由青黑瓦片垒成的高高的屋顶,这一切似

乎都在印证着沧桑。时光错落,沉淀了成长和嬗变,也镌刻出浓浓的深情。多

年过去,在这个简陋破旧的老房屋里生活的人逐渐减少,由最初的八人变成如

今两个孤独单薄的身影,有些冷清,而他们也总是翘首期盼儿孙的来访,守望

着不远处路口的人影,怀抱稀薄的空气等候那热闹的声音来敲门。年过八旬的

两位老人,从黎明到黄昏相伴相依,平淡简单的过着日子,他们经历过战乱、

贫穷,养育了六个子女,看着他们一个个成家离开,内心不知有多少酸楚和不

舍。

小院儿的石头上生出的一层层青苔,潮湿了他们的眼眶,也清亮了大家的心

灵。每次看到外祖父的背影,心灵就像被某种东西抽动一般,有种丝丝的隐痛和

不忍,他佝偻的背和洁白的胡须时常让我感觉心酸,可是对于时间,这颗既遥远

又接近的明亮之星,大家或许可以拥抱它,却始终无法将其抓住,年迈是所有人

无法摆脱的束缚,所以只剩下无奈的喟叹。由于长年膝盖肿痛,走路对他而言成

为了一件费力的事,只能依仗那根伴随他几多日夜的拐杖行走,有时去搀扶或陪

他回家时,他会拒绝。

“我走得太慢了,你先走吧!我要花费好长时间,走一会儿就需要休息片

刻,怕你着急……”

听到这样的言语,心中总会泛起几番难言的苦涩滋味,自责而又懊恼。我

从未嫌弃过,反而更想多陪他走一段,边走边聊,像小时候那样,聆听他给我

讲民国时的艰辛,或者在漆黑的夜空下,他用温暖的大手抱着我,指着闪烁晶

亮的繁星给我讲北斗七星和启明星。一段段往事如烟而过,时光追溯不得,可

我依旧贪恋他怀抱里的温度,以及那衣服上散发出的淡淡烟香味儿,甚至会想

念他严格的批评和那年倔犟爱哭的小女孩儿。然而,我长大了,而他却在岁月

的催促下一点点苍老,那双明澈的眼睛被时光磨损,耳朵也不再敏感,似乎背

道而驰的寻找只会显得些许荒诞……

老人喜欢种植各种果蔬花草,所以大家这些孩子总是幸福的。七月,芍药

虽已败落,来不及欣赏,但有浓香的甜梨滋润干涸的咽喉,到了枯燥闷热的仲

夏,大家站在葡萄架下,仰望一颗颗青里透紫的果实,忍不住诱惑便搬来板凳

作辅助,剪下一串串新鲜的葡萄。此时,外祖母在旁边开心的帮忙,虽然她疏

松的皮肤凸显出一条条皱纹,但嘴角的弧度一直上扬,幸福气息飘散于整个院

落。

如今,九月苦雨降临,石榴、山楂也应该瓜熟蒂落了吧,记得离开时,它

们已经密密麻麻的出现在枝桠中,有些可能太渴望成熟,早就走在了微红的潮

流中。我想念它们酸甜的味道和怡人的清香,我知道,外祖母一定会悄悄藏下

一些,等我回去品尝那爱的甜香。

生命的脆弱让天空在哭泣,云朵也携带着悲悯的目光俯瞰人世,而那一天

老人只能悲痛的流泪。舅舅因病离世,这个突然的噩耗击垮了他们的泪穴,心

像被撕裂了一般,脸颊上似乎再也寻找不到笑容。小儿子去了另一个天堂,早

早地被一抔黄土覆盖,好长时间,他们没有说话,只剩绝望和沉痛的眼神交织

在像失重了的空气中。之前,外祖母一直询问儿子的归期,准备好他喜欢的粥

等待着,却未料到最后一次相见竟是别离的帷幕。

十月的空气中飘散着思念的浅浅香味,一片落叶枯黄了整个秋,也聚集了

我满满的感怀、想念,花落无痕宛如那朵七月的芍药,但外祖父母的爱却深藏

在所有季节,情深暖暖,让我忘却了全部的烦躁伤悲。

 

                                                                                  ——周四文学频道《风中低语》栏目编辑 郝冰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