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路精品
发布时间: 2011-10-05 浏览次数: 232

 雕刻时光
梦浅情深
蹚不过去的河留给来生
繁华错落有序
我,被一页页地误伤
—————仓央嘉措
【郁绍谦】
当我仔细端详手中的香水时,不由得想起若兮说过的话:
“雅诗兰黛,看上去就是一个天生的化妆品牌名。这美丽称谓背后的那段传奇故事,只属于那个身世如诗的女子。”
的确如此。
 花瓣状的香水瓶安静地躺在透明的包装盒内,露出一股天成的优感感。每每若兮谈起雅诗兰黛的香水,总是满脸的向往与虔诚。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无声地笑了,她不是虚荣的女孩子,但在她心底,始终都藏着一个瑰丽浪漫的梦。
见到这款香水,她该是怎样的惊喜呢?有些心急地走在路上,那些期待与喜悦占据了我全部的心思,我发现自己有些激动了。
【林若兮】
“芳香花香水系列,一九八五年雅诗兰黛推出的最浪漫的产品,香水所要表达的是随风而逝的白云仙女,她代表着浪漫、温柔、亲切…”
绍谦讲这些时,阳光在他额前的浓发上跳跃舞蹈,映着点点汗光。见到我,他只是开心地笑,风尘中却是抑制不住的兴奋,而我的目光只能呆呆地停留在他手中暖色调的粉红绸带上。
那磨砂质的包装盒上正开着一朵别致精美的浅粉色五瓣花,柔滑绸带在轻风中微微颤动。
曾以为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念想,一种不见天日的奢望,然而这个心愿在占用了绍谦近一个月所有的课余时间后,成了眼前触手可及的真实。
因为清楚现实,所以当幸福满溢时,我感动得悲伤。
【郁绍谦】
路过香水店时,若兮注视着那些在明亮灯光下显得无比优雅的香水,眼神里是满满的痴迷,我心头掠过浓浓的苦涩。若兮所向往的是一种来自香水的精致的生活风格,所以她一直梦想着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和我一起经营属于大家的生活。
这样的想法虽然她只和我提了一次,可我清楚它在她心中有多重要。
那样奔波的一个月,成了mg娱乐场4355手机版四年的光阴中最幸福的画面。
她,潸然泪下,像个孩子。而我,暗暗地允诺要在未来某个时日,送她所有的雅诗兰黛香水,送她一生的馥郁芬芳。
【林若兮】
在琴行帮朋友挑选钢琴时,看她认真地坐在那里试音,流畅的旋律从她手指下流淌出来。我突然想到,人在生活的黑白琴键之间,无一例外地都在演奏着自己的欢乐,自己的幸福,还有自己的心酸与无奈。
绍谦和我,都在努力从那些苍白的岁月间捡拾出一些温馨,彼此相望时,紧密的牵手尚未分开,如水般的凝望温暖依旧。
总是会记不清过往的风语和云烟,但我记得他掌心里的暖意,来自心灵深处的暖,浸染了我生活的角角落落。那些日子,是大家用爱研磨成的香水,浓香弥漫。
 
【郁绍谦】
当我将要跨入这间小店时,还感觉“雕刻时光”四个字在眼前来来回回地晃着,它们在午后的阳光下熠熠生辉,折射出五彩的光芒来,柔和的色调 ,简约温馨。
还没有完全进入屋内,耳边就传来了久违的熟悉声音,霎时,脚下的步子再也迈不开,我只能有些茫然地立在原处:
“要使肌肤看起来更细腻动人,建议您使用雅诗兰黛全新限量版彩妆—靡恋巧克力炫彩盘。这是一款极其清透且完全服帖的亮粉…
雅诗兰黛,这个精致的名字曾装点了我遥远的mg娱乐场4355手机版岁月。
面前这个淡黄长发披卷,背对着我的女孩子,看起来是那么真实却又遥不可及。
【林若兮】
卓轩曾认真地对我说过,如果一个城市没有愿意开小咖啡馆的人,那么无论它有多么奢华,都只能是一个内心空虚的城市。我笑了,知道这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话。
所以卓轩开了一家咖啡馆,而我,不久后也有了自己的化妆品店。大家有着相同的名字—雕刻时光。
时光雕刻着年轻的模样,仅留下记忆让大家回想。
只是想要做一个守得住寂寞的人,在看似热闹的生活中寻找一种忙碌之外的静寂安稳,也许是时尚,又或许是从容,淡然地过自己的生活。然而,谁都知道生活总是出人意料。
绍谦来时,我正在为顾客先容化妆品。他就那样,隔过重重被尘封的年光,再次闯进我的视野,悄无声息。
直到我不经意瞥见晶莹如水的玻璃柜台上他赫然而立的身影,早已被定格在梦境深处的往事,开始在记忆中翻飞,心事飘摇,汹涌成潮。
【郁绍谦】
是夜,暮色已下,华灯初上。
若兮店里纯白的灯光一束束地开在水晶橱柜上,那些包装精美的香水,高低错落,瓶瓶摆放有致,无一不散发着尊贵优雅的时尚气息。
因为若兮对时尚的情有独钟,所以香水的品牌她都如数家珍。眼前的店里,香水就占了大半。墙上的精美壁画都是她亲自手绘上去的,极具情调。
大家安静地站在这梦境中,恍如隔世。她一身修长的韩式毛衣,棕黑色调衬得气质不俗。看着她,我想从那双明眸中读出一些东西,然而,自始至终,她的目光都澄澈如初,纯粹如许,再无其他。那么短暂的对视,却有深不见底的悲哀袭上心头。若兮,她真的忘记了大家的过往?或是她认为那些光景根本就不值得回忆?我哽塞住,说不出一句话来。
【林若兮】
落日斜晖,金色溶溶地洒在绍谦的肩头,侧身而立的他显得越发地沉稳,我低下头,心底泛起惆怅的叹息,五味杂陈。
大家就那样漫无目的地在这座城市的一条街道上走下去,而我,一直不敢朝他望过去,希翼这样可以遮掩住自己的无措。
时隔多年,当生活渐趋于平稳时,绍谦又一次走进我的世界,唤醒了那些沉睡的记忆、快乐连带所有的悲伤和眼泪,这是命运开出的并不幽默的玩笑。大家的相遇,总以为残缺得只剩了一些凌乱的片段,但在他再次牵起我的手时,它们竟然完整得如同一部影片,一幕幕清晰地映现在脑海中。
“若兮…”他低声唤我,那些纷乱的思绪围上来,我感觉自己要窒息一般,语无伦次:“对不起…我…我现在有卓轩…”大片的混乱,大段的空白,我的世界好似在旋转,绵绵的疼痛纠缠在心口,慌乱中,我挣开他,用尽所有的力气向前跑去……
不是都结束了吗?不是已淡忘了么?为何过往的场景还如此清晰完整?我不知道,只知道应该好好珍惜卓轩。
 
【郁绍谦】
 若兮开始研究香水常识,在她的感染下,我也知道了大多数香水都有三个香味阶段,她所钟爱的多是法国香水,有娇兰,香奈儿,夏尔美,弗拉格纳……
让生活艺术化是雅诗兰黛香水不变的追求,也是若兮的一种向往,那些于各个时代推出的不同香型的香水,如细水长流,十分怡人。吻合她心中的生活品味,法国香水固然蜚声世界,而她的最爱,只属于雅诗兰黛。
我送她的香水,若兮一直珍藏着。她说香水贵重,情意更是千金也难衡量的。
然而,好像结局已被写好,大家的故事一样也会落入俗套,看似在情理之中却又出人意料。固执地认为用誓言筑成的爱的围墙可以一生着守护大家两个人的世界,但到尽头时,才发现它们其实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
迈出校门的一刻,我回首,带着一种被斑斓年华装点过的心情,仰望天空,悼念消失在晴空下的爱情。大家,都毕业了。
【林若兮】
我在正午时分独自一个呆在教室里,临窗而坐,看阳光把窗棂铺展成一格格镂空图案,丢弃在课桌上。窗外,淡绿如云,浮在层层枝头,迷离的如同一场梦幻。
曾今的大家,决心要把彼此一生一世都系在一起,固执的认为,彼此是全部,是唯一。现实却多有变故,最后终究没有逃脱劳燕分飞的结局。
人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快乐,只是装给被人看的另一种痛楚;狂欢,也只是留给自己的另一种寂寞。我会在泪水忽然流下时笑起来,我很好,不要委屈也不要别人知道。
日日在窗前枯坐时,日子苍白如纸,偶尔再看见飞鸟低掠过阳台,看见碧空如洗,我会伏在桌上沉沉睡去。不愿回到人群中,更不愿照镜子,怕别人看到我的眼泪,也怕瞧见自己憔悴的模样,我宁愿在风中风干我所有的泪,或许在阳光下,心才不会那么冷,那么疼。
流年里,你只是旅途中我路过的一站。
 
【郁绍谦】
曾有朋友说,有时候哭泣不是因为难过,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是一辈子的事。先前我没有太多的感同身受,而现在,当我看到若兮慌忙中离去时,就突然失去了继续走下去的勇气,我开始明白那些话语中潜藏的无奈。无论怎样,逝去的悠悠时光再也呼唤不回。若兮,她身边现在有卓轩在守候。从分开到此刻,我一直都以为她并未走远,即使是孑然一身生活在某处,她也会等我的。可原来,我错了。
我没有追过去,看着她在林荫道上奔跑,身影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天地、高楼、车流、人群对于我来说都是不存在的,我只是看向远处,目光却被生硬地隔断在林立的高楼间,一股冷意从地下冰凉的地板上升腾起来,直直地窜入心胸。再回头,真的已是百年身了吗?
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回到住处的,睡梦中惊醒,在黑暗立坐起来,无声地摸索着书桌上大家的那张合影,我知道,相框里的若兮,一身的纯真气息,浅笑如歌。就在那一刻,我的眼泪,终于决堤而出。
人在爱情中成长,爱情却在人长大后迅速老去。钟表可以回到起点,但已不再是昨日的时刻了。即便如此,第一次的爱,始终无法轻描淡写。我只知道,回忆的方式有千万种,距离没有用,思念很重。
【林若兮】
狭小的卧室里,只亮着我的台灯。不停地写日记,不知道停不住的究竟是笔还是记忆。
彼年豆蔻,谁许谁地老天荒。绍谦他知道么,最沉重的悲恸莫过于以悲伤的情绪来回忆快乐的往事。最初分开时,那些没他的日子,我在白纸上画出无数个圆圈来,画来画去,有一刻才恍然明了,所有的终点都是起点,而所有的起点也都成了终点。
搁下笔,信手翻至第一页,一行遒劲有力的字体跃然映入眼帘:一个人去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最后发现原本花尽心思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忘记了。若兮,你若有痛,让我来痛着你的痛,牵过你的手,没有坎坷不必走,没有风雨不必过。
卓轩,我该对他说些什么,拿什么给他?从那年的伤痕累累中走到今天,我想我学会了面对与接受,才接纳了他的心。“雕刻时光”一起开业时,谁都认为那是幸福的开始,包括大家自己。我也记得自己生活中一切的发霉的日子,都被卓轩送来的阳光雕琢成了明亮的画卷。在我开始相信他已成为我生命中无法割舍的另一半时,绍谦又回来了,带着那些混合着浓烈香水味的往事,回来了。
于是我每天提醒自己,好好珍惜卓轩,因为他,才是我寻觅已久的人。然而在日日夜夜的挣扎中,我惶恐地发现,那段有关绍谦的往事,竟顽强地一点点复苏在心田,直至后来,心事疯长成野草,蔓延身心…
【郁绍谦】
“雕刻时光”的咖啡馆,也是一家别有风格的小店。重要的是,那里边有一个人,我知道他就是卓轩,一个卓卓朗朗的青年。
每天我都会去若兮化妆品店对面的品茶阁楼,在那里宽敞的阳台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若兮的身影,再熟悉不过的一颦一笑,如果能这样日日静静地看着她也好,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再相见时,分别的苦已不算什么。我还在原地等待,而若兮却已忘记曾经来过这里 。
【林若兮】
卓轩没有追问我为何一连几天关闭化妆品店,他每日里来找我,浅浅的微笑,让我不敢直视他,而他依旧不动声色地帮我打理好一切。夜晚将要打烊的时刻,卓轩细心地擦拭好那些高贵的香水。看着她的身影,想起这些年来他等我的那些无悔与辛苦,心头一阵酸涩,泪,零落如雨。卓轩不知何时已立于我面前,看我哭泣,他满是心疼,想抚去我眼角的泪花。然而他的手竟然在颤抖,我握住他的手,此刻才看清他眼噙泪花。终于,他拥住我,熟悉的温暖以后却是再也不能拥有了。
这是大家最后一次相拥。
【郁绍谦】
我曾想是不是我错了,那些带给若兮的伤痛让我自责不已。
只是想给她爱,这些爱,竟也成了伤害。
其实在咖啡馆我和卓轩已有过一次交谈,我第一次找若兮的时候,他是看见了的。他说其实大家,从不同的地方而来,小心求证关于誓言的答案,关于缘分里的那场迷局。别人都说香水有毒,迷了它,便无以自拔。而人们也都知道,那些热烈芬芳里的每一种花香都是一种情怀,一场梦幻。
两千零三年雅诗兰黛推出了“霓彩天堂”作为第一款梦幻式香水,独特的香气,多变的色彩以及重量级的制作设计,展现出一种新的风格。我第一时间买到了它,把它送到若兮手中。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日子,若兮对我笑的模样。
【林若兮】
“霓彩天堂”刚在市面上推广时,绍谦第一时间就送了过来,还有一大束玫瑰花,开得正妖娆。
水滴状瓶身上流动的优雅曲线,会随着光线呈现出绚丽奇幻的七彩色泽,宛如一滴来自天堂的甘露。
卓轩的信也在随后传到我的手里,他说若兮你要过的幸福,或许霓彩天堂不应该由我来送。无论怎样,曾经爱过,年少的事,就如此简单。或许能伴你一生的人,不是我。
对不起,卓轩,我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弥补不了对你的伤害,但我逃不过自己的内心。
原谅我,绍谦,我无法在自责与矛盾中继续挣扎下去,无法离开后卓轩后再坦然接受你,我只能选择离开。
【郁绍谦】
远远地我看到卓轩在店门口,“雕刻时光”四个字依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只是那扇门紧掩着。卓轩看向我,满目悲凉地将香水和玫瑰递给我,若兮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了。
明丽灿烂的阳光下水滴状的香水瓶散射出鲜艳的七彩色泽,落在地上,支离破碎,越发的闪烁如钻,一股股浓郁热烈的芳香将我包围,我原来真是醉在这浓烈的香水中了。
现实与憧憬之间,大家渐行渐远,不是背弃,也不是迷离,只是擦肩而过,不留痕迹。
【林若兮】
列车穿梭在大街小巷,我抬头仰望,这个世界安详如初。回望时,岁月依然静好,那安然是一朵花对另一朵花的思念,只为你那一抹幽深的回眸。
有什么可以改变,让彼此不悲哀;而我,依然在我的轨道上。回归最初,在恍惚中,我想起曾经路过的“雕刻时光”,喜欢过的“霓彩天堂”。
 
许多年了
我放下过天,放下过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山水
任你一一告别
——仓央嘉措
                                                                                                                                         周六综合频道编辑 段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