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
发布时间: 2011-10-05 浏览次数: 2322

                                     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
        少年游,踏歌行,漫漫远路莫问何处去;长剑伴,白衣飘,懵懂少年不知愁与情,风起江水寒,雨落心涟漪,明夕,何夕?醉梦人生一场戏。辛卯年四月廿九,欢迎来到《e代势力》。
也许人和人之间的缘分都是注定,等到上天要收回的时候,连一天一刻都不会多等……再深沉的感情,再真挚的牵挂,还是会有分开的一天,到头来又怎么敌得过生离死别……
在故事的最初,在鲜衣怒马、少年仗剑走江湖的时刻,这样的话语,确实让人感到讶异。这样的感情,沧桑而悲凉,仿佛那讲述者不是初涉红尘的少年,而是历经沧海桑田、浮华褪尽后的垂暮老人。回首凝思,即使不悲不喜,不闻不看,也抵不过那一滴滴已然凝固的血泪,硬生生地把心撕扯开来。很久以前的那个看透红尘的女子和玩世不恭的少年,凤凰花树下天悬星河的誓言,石沉溪洞里玉肌白骨的枉然,似乎已经对云韩慕柳后来的命运做出了残酷的预言。那样刻骨铭心的悲伤与痛彻心扉的告别,一切的一切,是否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潮起潮落,缘生缘灭……
      半抱箜篌,裙摆摇曳,步歩生莲,柳梦璃甫一登场已然倾城。如谪仙一般高雅出挑,却也如仙子一样冷若冰霜。在菱纱与天河嬉闹时,她淡淡地笑着;在寿阳百姓遇难时,她淡淡地忧着,鲜见感情外露,就连笑亦小心掩住。就这么淡淡的一个人,竟然也会有挥袖怒叱的一天。那天,天雷不断劈下,仿佛已是灭族之日,幻暝界外那群所谓的降妖者眦着贪婪的眼,浑身血污,手中本是清修的剑却渗出恶毒的光芒。妖类虽是顽抗,又怎能止住人类那强大又永无止境的贪念呢?
曾以为梦璃只是一个悲悯人间的县令千金,不想当她恢复记忆后却是以妖界少主的身份立于世人面前。一声少主,便足以改变她之前所有的想望,那仗剑红尘,携手一生的日子瞬间化为尘埃,拂开即散。即使有着长久的寿命如何,即使有着不老的容颜又如何,不过是孑身一人,蚕食回忆过活,孤独终老罢了。那一双悲悯世人的眸子,不知何时开始渐渐染上了悲悯自己的颜色了,再也抛不开,放不下。人依旧是淡淡的,只不过今次的淡淡在悲伤和无奈两抹重彩的冲击下逐渐化为了淡然 。回首再望,青鸾依旧伫立,看尽了人世间的浮沉,最后只得独饮回忆。
       在那个青山环碧水绕的青鸾峰上,有一个小野人云天河,虽已是成年男子,心地却依然如赤子般澄澈,毫无城府。十八年不曾下山的天河,傻傻的,不解世事,只知打猎为果腹,盖屋为御寒,简单无比,也快乐无比。还是在那个如尘世桃源般逍遥自在的青鸾峰外,有一个红衣少女韩菱纱,她虽然不是惠淑贤德的大家闺秀,但一张俏脸被画在通缉令上怎么也说不上是正经家的女孩儿。这个以盗墓为业的红衣小贼,明快的双眸中不带一丝阴翳,仿佛这个世界有花开有鸟鸣,有云卷有叶落就足以让人喜上眉梢。直到有一天,天河上山打猎,菱纱上山寻宝,就在那个唤作石沉溪洞的陵墓里,盗墓小贼与山林小野人欢喜地相遇了。但欢喜的相遇造就的却是悲哀的结局,若时间可以倒转,菱纱和天河还是会选择这次相遇吧。毕竟相逢一笑,知己一语,已是生死相许。
        韩家是盗墓世家,后代体内天生就带有阴寒之气,仿佛诅咒一般,深深烙在韩家人身上,虽不致命,但是短寿。菱纱想改变族人命运,一心追求长生之道,明知盗墓会折寿,却不顾一切地去追寻仙术法道,竟不知阎王的生死簿上,韩家早已被挥笔写下“罪人”二字,生时忧苦,死后亦要在冥界受罪还债。更因这阴寒体质,菱纱又无巧不巧成了望舒剑的宿主。如此,便是双重宿命,双重悲苦。这样奇诡的命运,任谁也无法开颜,印象中的菱纱却总是一副开朗模样,对命运之事一笑了之,自称是一个“横行千里的江洋大盗”。即使在她逝去以后,仿佛还能听到她嗔怪地骂天河“木鱼脑袋”,笑嘻嘻地喊严肃的紫英为“小紫英”,拉着梦璃的手撒娇地叫着“好梦璃”。
最后的最后,天河把菱纱葬在石沉溪洞,永永远远地陪在了她的身边。石沉溪洞,洞悉尘世,这一刻,是谁洞悉了谁?可叹一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还有一个人,唤作慕容紫英,当他只有几岁大就离开了父母时,是否便注定了他一生的悲哀。孩提时的紫英独自站在寂寞的昆仑之巅,日夜与剑为伴,苍白的手指滑过冰凉的剑锋,萦绕在身边的只有一望无际的孤独,而那渴望回去却又回不去的地方,名字叫做家乡。当他长成硬挺俊朗的少年,十余年的平静早已抹去了他的年少轻狂。这时的紫英像是古板的卫道士,恪守道义教规,依律行事。他掩饰着自己的热情和不羁,以一种近乎冷漠的姿态俯视着自己的人生。
         天河他们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场的平静,无论紫英如何横眉冷对,依然无法阻隔天河他们的热情。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的面冷心热,知道他那看似冷漠疏离的外表之下的那颗善良正直的心。终于,在那个有着绚烂烟花的夜,紫英心中最后一层隔膜被彻底打破,从此在千山万水间,总可以看到四个潇洒的身影。他们尽情地在这世界,在无数个日夜,书写着属于他们自己的青春热血与快意恩仇。
         几天几夜不眠不休为天河铸剑的他,为帮梦璃守住幻暝界与同门拔剑相向的他,为救垂危的菱纱而没日没夜研读手记的他……这些影子交织在一起,氤氲成了滚滚红尘中那永垂不朽的传说……紫英用生命守护着这些承诺,那“承君此诺,必守一生”的誓言坚定如斯。
           片片白衣云端客,生死为谁一掷轻。一个人的生命中有多少人匆匆而过,遇见了,认识了,错过了……世事如飞,白云苍狗,百年之后,紫英御剑离去,空留一段波澜不惊。他曾对梦璃说过,人生一场就如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惟有天道恒在,往复循环,不曾更改。这是浮沉江湖中的感慨,亦是洗尽铅华后的大彻大悟。但无论怎样的彻悟,终有一些事一些人铭刻在记忆深处永远不会被时间风化,那些溢满了美好的日子,那些有朋友陪伴在身侧的日子,那些仗剑红尘的日子……有朋如此,云胡不喜。
      也许天命难违;也许命运既定;也许无可逆转;也许参商永离。
      生命中的“也许”如此之多,又怎能因为今后的“也许”而对眼前的幸福说放弃?!生尽欢,死无憾。天河说过,菱纱也说过。这话说在琴姬抚琴吟歌之时,那时的他们只是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而不是后来的悲欢离合总是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尽管未来千里烟波、无人知途,他们依旧会选择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即使缘分的短暂早已注定,即使最终依然会阴阳两隔。但惜今日之缘,管他明天生死还是告别。
      死生在手,变化由心,地不能埋,天不能煞。既然有幸生于世间,就应趁着韶华之年,潇洒走一回,方能不枉此生。
     生若尽欢,此生无憾!
                                                                                                                                      周二时尚频道编辑 周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